中药大全 | 明星八卦 | 健康曝光台 | 网站地图
 
您当前位置:百家健康网_健康小常识|关心您健康的网站 >> 健康资讯 >> 多国报告新冠变异体合并感染 提出哪些问题?

多国报告新冠变异体合并感染 提出哪些问题?

来源:佚名 文章热词:多国报告新冠变异体合并感染 加入时间:2021-11-25 14:22:26
 
核心提示:新冠不仅能二次感染,还可以合并感染。目前,巴西、葡萄牙、阿联酋等地区均发现了一个宿主同时感染多种新冠病毒变异体的现象。

  新冠不仅能二次感染,还可以合并感染。目前,巴西、葡萄牙、阿联酋等地区均发现了一个宿主同时感染多种新冠病毒变异体的现象。

  有科学家对三种不同的变异体在单一感染和合并感染下的复制率与相互作用进行了研究,发现病毒间还可能存在协同效应。

  合并感染后,患者的病情会加重吗?会不会加大基因重组概率,促进新冠进一步变异?记者梳理了相关学术文章,连线传染病专家、病毒学专家进行释疑。

  多国发现患者同时感染多种新冠病毒

  感染过新冠,还可以再感染,甚至同时感染多种新冠变异体。继新冠变异体突破免疫、二次感染等现象引发关注之后,已有多国发现新冠变异体合并感染案例。

  发表于Microorganisms期刊的文章Dynamics of a Dual SARS-CoV-2 Lineage Co-Infection on a Prolonged Viral Shedding COVID-19 Case: Insights into Clinical Severity and Disease Duration报告了一例17岁葡萄牙女性同时感染了两种新冠变异体的情况。该女性病情较重,两次住院,且曾入住传染病ICU。

  巴西也发现类似病例。期刊Virus Research收录的一篇文章Pervasive transmission of E484K and emergence of VUI-NP13L with evidence of SARS-CoV-2 co-infection events by two different lineages in Rio Grande do Sul, Brazil中,介绍了首次报告新冠病毒B.1.1.28(E484K)和其他谱系变异体发生共同感染事件,涉及两名患者。

  除了单个案例,也有范围较大的相关研究。发表于Nature的科学报告Genomic epidemiology of SARS-CoV-2 in the UAE reveals novel virus mutation, patterns of co-infection and tissue specific host immune response中提到,2020年5月9日和6月29日,研究人员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收集了1067个鼻咽拭子样本的测序信息,发现至少有5%的人同时感染了多种新冠变异分支(multiple clades)。

  加重症状还是影响不大?案例尚缺乏

  这些被发现的合并感染病例,表现出了不同的病情程度。

  巴西发现的两名合并感染新冠变异体B.1.1.28(E484K)与其他谱系的患者,表现出典型的轻度到中度流感样症状,病后预后良好,无需住院治疗,可自行康复。

  葡萄牙17岁女性病例病情较重。就医时有9天的持续发热、干咳、胸膜炎性胸痛和呕吐病史。血压稳定,但呼吸急促,缺氧,CT查出广泛的双侧胸膜下毛玻璃影。由于呼吸恶化,该患者曾接受高流量鼻氧治疗,没有改善,之后在传染病重症监护室进一步治疗。住院期间,她还主诉左上肢疼痛、胸痛加重等症状。第一次住院治疗结束后,该患者在近两个月后二次入院,症状包括头痛、发烧、肌痛、胸痛,此次症状持续时间较短。研究者认为,合并感染可能造成了该病例病情较重、病毒脱落时间较长。

  北京地坛医院传染病专家蒋荣猛认为,就目前可检索到的专业文章看,国际上发现的相关临床案例很少,合并感染是否会加重症状,有待进一步研究。

  他表示,从理论上来说,同时感染了多种变异体,且变异体之间如果存在促进复制的效应,相当于人体要应对的敌人增多,免疫反应可能加重、从而导致病情加重,但加重病情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较难以界定。

  合并感染原因何在?是新冠特有吗?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介绍,患者被一种以上的病毒感染是正常现象。新冠变异体合并感染比较罕见,但也不足为虑。

  他分析了几种可能性。如患者可能感染第一种变异体后不久,人体还没有建立起相应免疫反应,另一种病毒感染就发生了;也可能感染者本身存在免疫缺陷,不容易清除病毒,但这种人是少数。

  蒋荣猛介绍,从其他病毒来看,合并感染时有发生。如流感存在甲、乙、丙、丁四种亚型,患者可以同时或先后感染,相互没有交叉免疫;登革热的四个亚型,彼此也不会形成交叉免疫。相比之下,新冠受关注的几个变种变异并不大,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亚型,但关键点位的基因变异,确实对变异体毒力、传播性甚至中和抗体抵御能力产生了影响。

  上述巴西研究的作者指出,合并感染的可能性,为免疫应答系统和新冠变异之间的相互作用增加了新的因素。要考虑鉴别临床样本中合并感染的频率,包括对感染者细胞和体液反应进行详细分析,以便更好了解合并感染的原因和后果。

  竞争还是合作?变异体表现有异

  都是新冠病毒,“相性”程度也可能不一样。随着共同感染案例出现,有科学家开始研究单一感染和合并感染两种情况下不同变异体的复制率和差异。

  由诺丁汉大学Kin-Chow Chang、Sarah Al-Beltagi等组成的科研团队研究了阿尔法、贝塔、德尔塔三类变异体的相关情况,该报告题为Emergent SARS-CoV-2 variants: comparative replication dynamics and high sensitivity to thapsigargin,发表于期刊VIRULENCE。

  研究人员发现,在这3种病毒中,德尔塔的复制率最高,最能传播到接触细胞中,感染后24小时的子代病毒RNA的复制率是阿尔法的4倍以上、贝塔的9倍以上;在共同感染中,德尔塔能促进其他病毒的复制,自身复制受到一定抑制;阿尔法-德尔塔、阿尔法-贝塔的合并感染能产生协同效应,总的子代RNA输出大于相应的单一感染的总和。

  “生物之间的相互反应很复杂,有的相互促进,有的彼此抑制,都是基础性的一些问题。”蒋荣猛介绍,如乙肝病毒和丙肝病毒就有抑制作用,有的患者合并感染两种病毒,治疗了丙肝,乙肝病毒变得活跃,因为丙肝对乙肝的抑制作用下降了;相反,也存在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DE),在感染过一次之后,第二次感染该病毒的其他亚型,抗体反而会起促进感染而非抑制的作用,这一现象在登革热中有所体现。

  他同时表示,实验室内发现的现象,未必会造成很大的临床问题,否则现实世界应当会有所表现。

  在上述国外研究中,有作者表示,随着新冠流行继续,会发现更多共同感染和二次感染病例,将助于阐明ADE会否带来更严重的病程。

  会否增加基因重组概率,为防控带来挑战?

  病毒在不断变异,而基因重组是促成较大变异的途径之一。当人类共同感染两种变体,会不会增加两种变体发生基因重组、扩大变异的情况?

  发表于期刊Journal of Cancer Biology的文章Co-infection, re-infection and genetic evolution of SARS-CoV-2: Implications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 control提到,冠状病毒通常具有较高重组率,而人类宿主体内病毒重组还缺乏了解。当宿主细胞感染了同一病毒的不同变体或谱系时,重组事件可能发生。

  金冬雁则指出,现阶段还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

  “现在来看,新冠病毒的变异还是比较慢的,德尔塔和阿尔法之间的差距就很小。在这么相似的情况下,即便彼此交换了遗传信息、发生了重组,也未必有大危害,不一定影响传播力和毒力,甚至也不一定能存活。”他说,合并感染的现象应当引起科学家注意,不过,相比新冠变异体之间的重组,更令学界担心的是不同病毒之间的重组,如MERS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其中,MERS冠状病毒致死率可达30%之高。目前,世界上已经发现了两种病毒合并感染的病例,但比较幸运的是,还没有出现基因重组的现象,未来,应当加强相关科学监测。

  来源:新京报记者 戴轩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