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大全 | 明星八卦 | 健康曝光台 | 网站地图
 
您当前位置:百家健康网_健康小常识|关心您健康的网站 >> 明星八卦 >> 红星专访|左小青:运动员出身的“大女主”,年龄只是一种符号
 

红星专访|左小青:运动员出身的“大女主”,年龄只是一种符号

来源:佚名 文章热词:专访左小青 加入时间:2021-12-29 21:03:16
 
核心提示:作为一名艺术体操教练,左小青身着运动服,在家中和大山里的孩子们视频通话,言语中透露着关怀……这是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成都大运会)官方授权拍摄的电影《你好青春》在成都拍摄的场景,看似简单的一场戏,足足拍了一个下午。

  作为一名艺术体操教练,左小青身着运动服,在家中和大山里的孩子们视频通话,言语中透露着关怀……这是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成都大运会)官方授权拍摄的电影《你好青春》在成都拍摄的场景,看似简单的一场戏,足足拍了一个下午。

  左小青在片场在成为演员前,左小青曾是专业的艺术体操运动员,这次在《你好青春》中扮演艺术体操教练,让左小青回忆起以前当运动员时的点点滴滴。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面对面专访时,左小青表示对成都的这次拍摄经历十分难忘,她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大家更加关注艺术体操,感受到体育带来的力量。据悉,《你好青春》讲述了5位大学生艺术体操队员,在教练带领下,不断挑战自己同时也学会团队合作、沟通包容的青春励志成长故事。

  关于电影|“艺术体操是一种情怀”

  红星新闻:当时是什么契机加盟的《你好青春》这个剧组?都知道您对剧本要求很高,当时这个剧本最打动您的是什么?

  左小青:我后来得知,出品人说有这么一个剧本,写艺术体操的,他们没有别的人选,直接就找到我了。我看了本子以后很喜欢,又是艺术体操这个题材。

  我觉得我很幸运,能参加这个影片,因为是我熟知的领域,我之前就是个运动员,我练了八年的艺术体操,虽然没有当过教练,但是关于艺术体操这一切我太熟悉了。现在感觉像生命能够重生一样,重新来过一次,让我能够回到从前的运动生涯,关于艺术体操这一切,是一种情怀,是一种感怀。

  体操是我骨子里的东西,尤其我穿上运动衣,感觉那种范儿就起来了,就是运动员,这是替代不了的,演都演不出来的。这可能是我的一些优越感。其实接这个戏之前我有别的戏,为了这个戏,我把那个戏往后推,所以现在延到了春节后,我说我要先拍这个电影,因为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红星新闻:拍这部电影有没有一些场景让您回忆起以前自己在艺术体操队的情景?

  左小青:刚才拍摄的这个场景是在家里,因为我演的这个角色之前是支教的,在支教过程中跟山里孩子的对话。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在比赛馆的戏,都拍完了,那些戏感触非常深。有一天我拍比赛馆戏的时候,收工后我就一个人在那儿看,其他工作人员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就一个人坐在地毯上,看看那个比赛馆,回忆起很多以前我比赛时的情景,很有感触,很想哭。职业运动员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我们那时天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

  左小青在片场

  红星新闻:一些比较专业的艺术体操动作,现在您还会吗?

  左小青:因为太久不练了,运动员需要天天练,熟能生巧,你不练你的柔韧性、你的身上的一些技能会慢慢就退步或者退掉。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摸过器械,没有练过,有很多有难度的动作,我现在做不了了。但是基本的一些动作的协调性,基本的一些器械、彩带的运用,肯定还是很专业的。

  红星新闻:您接这个片子算是本色出演了,会给一些年轻的演员一些叮嘱或交流吗?

  左小青:叮嘱谈不上吧,我觉得大家都很努力,他们也很努力,我也很努力。我虽然是学过艺术体操,但是我没当过教练。教练跟运动员还是有区别的,我也做了很多功课,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也打电话咨询,请教了我原来的队友,我的队友现在当教练了。我觉得演员除了要了解我们所演的这个行业到底是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应该去敬畏体育精神,这也是我告诉自己的。

  红星新闻:您觉得演员和运动员两个职业之间有没有相通的地方?

  左小青:相通的地方肯定是有的,就是坚定的初心和信仰。然后我觉得主要还是出于这种喜爱。运动员是用汗水和成绩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演员是用优质的作品来证明自己。

  关于成都|“抵挡不了的美食诱惑”

  红星新闻:成都大运会,您有所了解吗?您觉得能为成都这座城市带来什么东西?

  左小青:能为成都的建设做一份推动力。我希望努力宣扬一下体育精神。我也努力让大家更加关注艺术体操。

  红星新闻:刚才说到体育精神的延续,其实这么多年您不在运动员这个行业,骨子里那种运动员的精神在你身上还是有的?

  左小青:一直在的。我有股韧劲,就是运动员身上留下来的,不管是喜爱也好,不管是作为我的一种职业也好,能有一个延续。

  左小青在片场

  红星新闻:四川、成都给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左小青:我这是第一次来成都拍戏,但是我之前经常来成都,成都的朋友我有很多。所以我对成都并不陌生。在成都拍戏真是考验,成都好吃的东西太多了。我还想通过这个戏我可以减肥,没想到越拍越胖,真的是没办法,成都美食太多了,我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

  前一个星期我去了九寨沟,这个季节有它的另外一种味道,即便是秋冬也能见到水的颜色,各种蓝的、绿的,包括树的叶子比较黄了,有落叶,还有雪山,很美。

  然后成都我觉得是很时尚的一个城市,看到年轻人街拍挺好玩的。成都真的我是单独待着都不会觉得无聊的城市,天天都会很开心。

  关于经历|“不介意被标签化”

  红星新闻:您当初因为去《阳光灿烂的日子》拍摄片场玩被姜文导演发掘而初次演电影,这部电影在您的演艺经历中是不是特别重要,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左小青:这部戏是我的一个转折点。那时我刚从体操队退下来了,演那个戏我觉得挺幸运的。所以我觉得我的起点在电影方面其实蛮高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姜文老师的戏,虽然那会儿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就是因为那部戏,我后来上了电影学院,然后一直演戏到现在。

  红星新闻:您其实是探班《阳光灿烂的日子》,然后就被选上了?

  左小青:对,我爸爸有朋友是他那个组的剧照师傅,然后我就去了,去了以后,姜文老师看到我说这个小姑娘那么胖,挺可爱的,说可以到我们这来演一个角色,就这样演了那个角色。我那会儿走路还是个小鸭子,下楼梯都不会下,真就那么朴实,像一张白纸一样。下楼梯那个动作,姜文导演还说以为我自己设计的,觉得挺自然的,我说我那会儿没有想法。我不会设计,其实就是真实的表达,真实的反应。

  左小青

  红星新闻:这几年,有关大龄女演员没戏拍的话题探讨比较多,您有面对过这样的问题吗?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左小青:好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我觉得各个行业都有这样的,是一个普遍现象。不仅演艺界,也不限于男女,都会遇到瓶颈,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当然了,我也有过,之前全是女一号来找我,有很多戏,突然有一天女一号要找的可能是那些年龄偏小一些的学生,我就会演女二号,或者女三号,有一点点失落。

  你就不演了?就放弃了吗?除非你不热爱这一行,真的想放弃了。因为我还是很热爱,我还是喜欢拍戏的。我觉得没关系,只要有好的剧本,好的团队,好的角色。好的角色不一定就是女一号或者男一号。像我之前拍《正青春》《上阳赋》都不是女一号,但反响都很好,口碑也很好。其实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一句很经典的话。

  红星新闻:你介意提您的年龄吗?是否害怕变老?

  左小青:我还好了,我心态其实挺好的,而且大家都觉得我也不太像我这个年龄段的,觉得我像80后,我很开心。而且我原来很爱锻炼,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身体各方面原因,可能拍戏太忙碌了,所以锻炼少了,但是还好,我没有想过我的年龄,年龄只是符号,不是说你是现在多少岁,就把你固定住了。

  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我跟我女儿在一起,经常有人觉得我是她姐姐。所以我朋友开玩笑说,你女儿都比你成熟。女孩子不要害怕年龄,我觉得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魅力。有时候成熟一点挺好的,有成熟的魅力。无所谓,我接受,这都是自然现象。

  左小青

  红星新闻:您的很多角色都给人优雅的形象,你介意外界把你标签化吗?

  左小青:我也不介意,标签化可能因为我的长相,我演知性温婉的角色比较多,因为是这个形象,这个标签也给我带来了很多优势。比如说很多符合我外形的戏,因为这样的角色就会被大家认可,所以挺好的。但是我现在努力,希望有更多的作品或者是更多的角色能突破自己的形象,撕掉这个标签,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红星新闻:之前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中,您除了一如既往地展现温婉柔美之外,还呈现了不一样的性感妩媚,和容颜不老的女神魅力。您喜欢这样的改变吗?

  左小青:看我表面可能比较文静,其实我有辣妹子的一面,我不太喜欢在舒适圈待太久。因为有时候戏拍多了,会觉得很舒适,那么就会一直没有突破,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所以我参加了《跨界冰雪王》《乘风破浪的姐姐》,都是一种挑战。自我挑战可能跟我之前是运动员也有关系,运动员也是不断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都是一种挑战。

  《乘风破浪的姐姐》因为我看了第一季,我觉得好励志的。看完后我哭了,我居然看哭了。我本来是抱着看热闹、新奇的想法没想到竟然看哭了,好感人啊。30+的姐姐,40+的姐姐,每个姐姐都有自己的魅力,就是光彩的一面。所以我就想,我能上就好了。

  没想到我一想,这个事情就来了,然后真的找到我了。我苦练了两个月的舞蹈,因为毕竟很久没练了。练完之后很辛苦,我一下瘦了十斤。虽然第二轮就被淘汰了,但是我觉得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挖掘了一些自己跳舞的能力,还有唱歌的能力。反正我感觉还行,我努力了,尽力了,虽然没有走到最后,还是有收获,那一段时间真的很开心。

  红星新闻:对于“流量”这个话题,您是怎么看的?

  左小青:每个年代都有所谓的流量。这是时代的必然产物,我觉得无可厚非,重要的是市场对待流量的态度。

  左小青

  红星新闻:之前也尝试过做制片人(《台湾往事》),又参加了自己不擅长的综艺,接下来会有哪些想突破的事情?

  左小青:这个再看吧,我也没想那么多,因为之前像参加综艺,都是机会来了。比如说你想做制片人,那么就创造机会,或者说这个戏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做导演,不妨尝试一下。人生不就是这样子,不断去挑战,不断遇到困难。

  红星新闻:你要当导演的话会擅长什么样的题材,或者自己喜欢什么样的题材?

  左小青:文艺范儿的,比较有情怀的那种。其实我有两面性,有时候特别安静,有时候可不愿意说话了。今天说话多是因为谈到了艺术体操,一下把我的话匣子打开了。我是93年退队到现在这么多年,一说起这个事情,说起艺术体操,还历历在目,还能想到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就像那天导演说我有一场戏,看队员比赛,其实台下面是空的,没有一个人的,让我表演看比赛。然后导演说,哇噻,青姐这个你满眼(情绪)都能看出来。有一套动作,我都能想象出是怎么做的,所以眼神不由自主地带出来了。怎么讲,就是长在身上的一块肉,我流露出来的,就是自然迸发出来的那种情感

  关于家庭|“依然相信爱情和婚姻”

  红星新闻:来成都有一个多月了,想女儿吗?

  左小青:想,天天打电话,她回长沙了。她还没来过成都,因为疫情,也不想带她到处跑,但我妈妈带她回老家长沙去了。我回去后,要带她去滑雪。因为妈妈年龄大了,老人家怕摔,就只带她去。其实在家带孩子不比拍戏轻松。

  红星新闻:你是怎么平衡家庭与事业的关系的?

  左小青:尽量吧。我原来没孩子的时候,也被问到过,我就说很简单,就兼顾呗。但有了孩子后你拍戏带孩子,其实根本不行,不可能。你精力有限,拍戏的时候,你每天工作不可能去照顾好家庭,也照顾不到孩子。

  所以我尽量不拍戏的时候在家,比如说接送她上学,每天早上六点起来,比拍戏还早;然后陪她上课、跳舞,陪她去滑雪,尽量去做,弥补一些我平时做不到的,因为她说陪她太少了,我就尽量多陪伴她。拍戏的时候,我尽量多跟她打电话。我觉得需要跟她多交流,多沟通。哪怕是一个电话,让她知道妈妈是每天都会在关心她。

  红星新闻:刚才说到女儿,其实这两年明星亲子的综艺节目特别多,你会带她去上综艺吗?

  左小青:原来我们带她上过《非常静距离》,那会儿她好小,也害羞,我带着她去。其实没有刻意,她愿意的话,不妨试试。她要不愿意上,我也不会强迫。但是现在她还挺喜欢面对镜头的,自己经常玩一些社交软件,我也会给她记录很多生活中的事,比如弹钢琴啊,搞怪啊之类的,看着镜头里的她真的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家长都这样,尤其像我们这种平时陪她的时间少,更想多为她做点她开心的事。

  左小青

  红星新闻:您女儿看过您的作品吗,包括《乘风破浪的姐姐》?

  左小青:看,我对她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妈妈要上浪姐二了。她说,哇真的吗,太好了,太开心了。我说,你那么开心啊,她说,“我可以认识其他29个姐姐了。你可以问她们要微信了,然后把她们的微信发给我。”然后我问她喜欢什么样子的妈妈,她就跟我说,妈妈你不要变成什么样子,你真实就好了。她这么说的,我们都惊呆了。

  红星新闻:您演绎过那么多爱情和婚姻故事,在自己的人生里,您对爱情和婚姻相不相信呢?

  左小青:当然相信,不要轻易因为某些事情就否定自己的选择或者喜好。曾经的恋爱和婚姻生活都令我很开心,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所有事物都是双面的,我们要一直记得美好的一面,活得令自己开心。

  红星新闻:您演了这么多经典的角色,挑选剧本的标准有改变吗?或者对演艺事业的认识是否和以前不一样了?

  左小青:原来年轻,我那会儿找的角色就是更纯粹一些,更简单一些。比如说《中国式离婚》,现在回过头来看我演的娟子,角色挺悲惨的。如果是现在我可能不会那样去演绎了,会有一种新的感悟,这是一种变化。

  我演过女土匪,也演过客栈老板。现在演的更多的可能是母亲的角色。现在更多的是一种母爱,我觉得有责任的角色更有力量。我觉得每个年龄段都有适合自己的角色。让我现在返回去演个小姑娘,或者扮纯,我觉得会很奇怪;让我演年轻人谈恋爱的戏,也会很尬。

 
 
 
热门栏目